像個熱血大叔吧!

說真的,沒人打從娘胎出來就有那麼大顆的心臟可以承受失敗!要知道創業者的心酸通常來自於曲終人散之後的打掃,一邊掃著一邊盤算還有哪裡可以調頭寸、明天顧客會不會來、剩下來的這些庫存怎麼才能變現等等等;每一次承受著客人走了之後的空虛,就得每一次向自己催眠:會越來越好的!

然而並沒有。
這段難熬的歲月除了必須享受堅強意識所帶來的孤獨以外,你的夥伴不見得會體諒!畢竟一家公司只有一個執行長,一個團隊只有一個領導!除了你自己以外,沒有其他人可以理解你的憂愁你的美麗你的苦;每天伴著你入眠的除了數字以外就只剩下堅持著明天還要繼續上班的意志力。這個過程得重複著上演好幾個寒暑...,這六月天想著想著突然覺得不那麼熱了。

然而創意初期的熱血肯定是滾燙的!
以我目前的狀態來說,我們搞教學的,肯定是要熱愛教學、熱愛將知識傳授給孩子們!不計一切代價將教學傳遞出去就是我們的初衷。可是體制外教學得面臨招生的問題!你再怎麼會教、願意交不計一切代價想要教,但沒人報名就是沒門!你的熱情熱血得能夠招架得了這一再不停地發生的期望落空!每天上班打開電腦在報名表單後台巴望著回應數字能夠比昨天多!甚至希望突破鴨蛋!你想想,是哪一種人癡呆到為了證明自己可以教學而嘗試著以體制外的形式向市場宣戰?一旦開打每天後勤補給的不只有信心彈藥,還得輸送源源不絕的熱度。

要不然可很快就被打趴、被市場給淘汰的呀!
為了教學我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準備、訓練、核可並且儘我所能取得資格。接下來的發展就非我能掌控,我們開張、我們宣傳、我們試教,我們不斷地驗證自己的招牌雪亮!我們身邊的親友師長們也給予絕對的支持與認同;然而學生還是不見蹤影...,我們的招生窘境一步一步的正在吞噬著招牌...吞噬著執行者我的心、飲著我的熱血。

像個熱血大叔吧!承認自己的時間有限、熱度有限,我得更加把勁找出市場區隔、行銷策略,我不能蹉跎任何寶貴的光陰,我必須客觀地不斷向前輩請益、向老師們請教,我們的教學方式、課程方向必須要與現實需求接軌,我們不可以再任意唱高調搞得自己曲高和寡!我們要不停檢討改變執行方針,適時調整、合乎大多數家庭的需要。

大叔的血是熱的,可腦袋也必須要清醒!不能恣意地被熱情沖昏了頭,創業之所以難就難在沒有一定的規矩、沒有標準沒有章程,沒有老鳥帶菜鳥就一定會成功,也沒有資深所以是專家資淺就一定是業餘的差別。

不斷地接受小失敗,為的是將來擁抱大成功!我是中年大叔,我正在創業!



留言